“螺絲釘”背后的“掃地僧” _ 經濟參考網 _ 新華社《經濟參考報》官方網站
新華通訊社主管

首頁 >> 正文

“螺絲釘”背后的“掃地僧”
——寧波“單項冠軍”啟示錄
2020-06-16 作者: 記者 方益波 魏董華 屈凌燕 杭州報道 來源: 經濟參考報

  中國武俠小說中的“掃地僧”,代表著低調、寂寞、隱姓埋名,以及深不可測的絕世武功。

  在中國制造業的細分市場,有一顆顆不起眼、甚至很容易被各種高大上企業光芒掩蓋的小小“螺絲釘”,猶如“掃地僧”,平時默默無聞,關鍵時刻,人們發現,他們在各自領域,是無可比擬的巔峰。

  這些“螺絲釘”,被稱為“隱形冠軍”企業。他們的特點——規模都不大,一般都屬于中小企業,專注于一個領域,做深、做細,注重科技研發,專業技術強,在細分市場擁有最大的市場占有份額。他們和知名度較高的兄弟企業一起構成了“單項冠軍”企業群體。

  承載中國制造業的基石

  “隱形冠軍”被視為制造體系的“螺絲釘”,是衡量一國制造基礎和發展潛力的重要標志。

  中國的“隱形冠軍”們是如何煉成的?

  改革開放之后,飽經滄桑的中國制造業開始新的起步。傳統的大工業主要分布在東北等重工業城市,東南沿海有著浩如星海的中小制造業企業,民營企業是主力軍。

  重工業基礎薄弱的浙江省,出現了“村村點火,戶戶冒煙”的喜人景象,一村一品,前店后坊,前店后廠,出現了很多專業村,專業市場,一個村就專攻一個產品。得益于市場的偉力,大量在浙江并沒有資源基礎的產品,在浙江出現了全國最大的產地,最大的銷售市場。

  當時的浙江制造業,以“輕小集加”聞名,后來的“小狗經濟”“地瓜經濟”等種種聲形并茂的稱謂,都和這種起步狀態有關。

  浙江制造業的特點主要有二,一是市場效益不看“大小”,而看“厚薄”。曾經有一位從東北調任浙江的領導干部談對浙江制造的看法,他來到浙江之前,一直想不明白,為何東北的飛機、汽車工業這么大規模,在創富效應上卻比不過浙江的紐扣、襯衫、領帶這些“小玩意兒”。到浙江工作后,經過深入調研,他發現問題的答案在于“利潤率”。飛機汽車體量大,利潤相對“薄”,襯衫紐扣體量小,利潤卻很“厚”。二是浙江的制造業一直有重視質量提升、搶占市場高地的精氣神。民營企業先天不足,缺少科技人員,改革開放之初,就從上海國營大廠邀請技術專家來支援,被稱為“星期日工程師”,成為中國市場經濟發展史上的標志性符號。

  在對“浙江制造”利潤率“厚”進行了一番贊美之后,那位東北調任浙江的領導干部指出,“浙江制造”的問題,在于產業升級,一車皮的襯衫紐扣,量很大,一手提箱的芯片,量很小,但是價值孰重孰輕?

  從“小作坊”到“小巨人”

  經過四十年的發展,如今浙江民營制造業企業已漸褪粗放色彩,逐步提升產業科技水平,注重發展“微笑曲線”的兩端,在新一輪產業革命和高質量發展的大舞臺上,穩步走向高科技“播火者”的新角色。不少本土民企呈現出專注制造業、主攻“專精新”的喜人局面,打造出具備核心競爭力的高端產品,而且很多屬于企業自主研發。

  民族工業傳統深厚的寧波,在百年制造業積淀的基礎上,成長為工業強市、華東先進制造業基地,目前擁有國家級制造業“單項冠軍”企業達39家,數量居全國首位。

  這些行業龍頭、種子選手,為中國的化工、汽車、家電、紡織等產業體系提供了關鍵支撐,在復雜外部環境下,成為中國制造不懼風雨、向上攀登的中堅力量。

  從五口通商以來,寧波就是中國民族制造業的搖籃。“寧波幫”人士創造了近代多項“中國第一”——中國第一艘輪船、第一家機器軋花廠、第一家日用化工廠,中國最大的火柴廠,以及與制造業相生相榮的第一家商業銀行、第一批保險公司、第一家由華人開設的證交所、第一家信托公司等。

  改革開放之初,寧波被列為首批沿海開放城市之一。龐大的鄉鎮企業群體創造了很多中小制造業神話。經過幾十年的沉淀,塑造出當下寧波制造業的輪廓。從早年鄉鎮企業擔當“半壁江山”,到如今制造業“單項冠軍”數居全國之首,從“小作坊”到“小巨人”,寧波承載著中國百年制造業的基因。從這些“單項冠軍”身上,可以讀懂中國制造由大到強的現實路徑。

  尤其是近兩年來,寧波加快推進“246”萬千億級產業集群建設,加大科技創新投入、集聚全球創新要素,累計引進68家產業技術研究院,去年研發經費投入強度接近2.8%,制造業人才凈流入率穩居全國城市首位。良好的政策環境提升了城市創新實力,為單項冠軍企業的成長提供了豐沛的陽光雨露。

  圖為寧波研制的機器人正在模仿王陽明書寫“知行合一”。記者 方益波 攝

  如今,寧波不僅有全國最多的國家級制造業“單項冠軍”企業,還有一大批企業主導產品市場占有率達到全球第一,主要聚集于關鍵基礎材料、核心基礎零部件(元器件)等領域,擁有全球領先的先進基礎工藝、產業技術基礎。

  寧波專門起草了《聚焦關鍵核心技術打造單項冠軍之城三年行動計劃(2020-2022)》,聚焦關鍵核心技術,打造“小而精”單項冠軍集群,全力爭創國家級制造業高質量發展試驗區,發揮單項冠軍企業排頭兵作用,提升產業基礎高級化和產業鏈現代化水平,推進制造業高質量發展。

  “行動計劃”提出:力爭到2022年,全市市級及以上制造業單項冠軍企業產值年均增長10%以上,國家級單項冠軍企業(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數量實現翻一番,達到80家左右,攻克關鍵核心技術100項以上,年均開發重點新產品1000項以上,打造形成10條具有特色優勢的標志性產業鏈,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生態日益完善,成為全國單項冠軍之城。

  “企業是要做大,但不能只為了錢。”

  在寧波市鄞州區一座不顯眼的老舊辦公樓里,坐落著一家國家級制造業單項冠軍企業的總部——德鷹精密機械有限公司,它為全球90%以上縫紉機整機廠配套旋梭,產量占全球40%,產值約占30%。小小的旋梭,半徑不超過2厘米,卻必須經過250多道工序。“旋梭之于縫紉機就像電腦里的CPU,直接決定縫紉效果。”在德鷹精密工作了20年的行政副總徐建峰介紹,所有核心生產設備全部由企業自行研發制造,讓德鷹旋梭保持了技術獨立性和唯一性,牢牢鎖定高端市場。

  在寧波,像德鷹精密這樣“專精特新”的冠軍企業不在少數。他們“隱形”,大多遠離繁華,偏居一隅搞研發生產,鮮少為公眾所知;他們執著,幾十年如一日專注小領域打深井,直到占據技術尖端、產業鏈頂端;他們靈活,會根據市場需求,運用合縱連橫各種市場手段不斷升級自己……

  舜宇光學的鏡頭,幾乎壟斷了國內手機領域雙鏡頭的市場。從2012年開始,舜宇又做到了全球車載鏡頭出貨量的第一,市場占有率達到30%以上。

  核電、航天器的關鍵零部件密封圈過去一直靠進口。寧波天生密封件有限公司成功研發出石墨密封墊片,應用于國內核電站最高等級設備,把國際壟斷產品價格下拉70%,且性能更優越,榮膺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在研發成功之前的七八年,公司每年盈利均投入研發,公司銷售額一直停滯在3000多萬元。從一般商業邏輯看似乎很不“劃算”。董事長勵行根說:“企業是要做大,但不能只為了錢。”

  集成電路芯片制造一直是我國制造業的難點。由海歸學者團隊創辦的寧波江豐電子材料公司成功研發了第一塊中國制造的芯片靶材,實現了全球首條集成電路靶材智能制造生產線運行,其牽頭的超高純系列濺射靶材開發與產業化項目通過國家驗收,縮小了我國自主芯片與世界先進水平的差距。在集成電路制造的相關材料領域逐漸突破關鍵技術門檻,產品打入280家世界主流半導體制造企業供應體系。

  投身制造業的大量“隱形冠軍”“單項冠軍”的財富觀和價值理念中,蘊含著深厚的產業報國情懷。寧波工業互聯網研究院在自動化與信息化技術領域獨樹一幟,就是一批科研人員為國為民、獻身實業的產物。該院已經研發出全國首個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工業操作系統SupOS,助力寧波爭創國家工業互聯網產業創新中心,打造工業互聯網領軍城市。

  科技是第一生產力。冠軍的背后,是研發能力的領先。這次疫情,再次凸顯了科技創新的極端重要性,寧波不少制造業企業紛紛加大創新研發投入。一季度全市技術交易額同比增長近3倍,企業研發費用占營業收入比重上升到2%,同比提高0.4個百分點。

  專注主業 精耕細作 打造“百年老店”

  以挑戰世界的雄心、堅持不懈的韌性和全球資源配置的獨到眼光,寧波的“單項冠軍”們走出了獲得前沿尖端技術,占據行業頂端的戰略路徑,突破了多項高新技術攻關項目,致力于打造“百年老店”。

  數年蟬聯全球注塑機銷量冠軍的海天塑機董事長、80多歲的張靜章說,盡管銷量全球第一,中小型注塑機的技術世界一流,海天塑機仍在不斷研發投入,對標大型注塑機技術第一的奧地利恩格爾發起競爭,向技術水平全面領先目標進軍。

  中國企業家“打開大門”的那一刻就面對著激烈的國際競爭。“中國是注塑機生產和應用大國,卻在全球市場上鮮有話語權。高端技術牢牢掌握在歐美和日本的企業手中,我們只能依賴進口。”張靜章的心愿,就是讓中國塑機立于世界制造之林。

  在他帶領下,這家最初只能做鐮刀、鋤頭的農機用具小企業,經過50年的精耕細作,造出了中國最大的精密注塑機、首臺全電動注塑機,逐漸成長為裝備制造的世界級冠軍。西方老牌龍頭注塑機企業負責人在反復查看海天生產的一款機器后,估價5萬美元。然而,令他吃驚的是,這款機器的市場售價僅1萬美元,這讓外國企業感受到壓力。

  很多“單項冠軍”企業家身上具有極強的爭先意識,無論多大體量的企業,他們都立志成為“行業第一”,目標建設基業長青的百年名企。

  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下游服裝行業出口困難,寧波德鷹精密也曾想過轉投酒店業,收購一家四星級酒店的定金都下了。“多元化發展是當時的潮流。”徐建鋒說,經過慎重考慮,又改了主意,長遠看,服裝行業是民生行業,不管經濟高潮低谷都有市場,只要把老本行旋梭做精做專,門檻做得足夠高,就一定會有市場。

  他們對不熟悉的領域、對快錢投機堅決說不。“寧波人有句老話,外行不可去,內行不可丟。”海倫鋼琴董事長陳海倫說,創業這么多年,類似房地產、資本市場的“賺快錢”誘惑很多,但從來沒動搖過,只有在自己最熟悉的領域,才可能做到最強,才能始終辨清方向。

  從鋼材研制到墨水溝槽、彈簧制造,一支圓珠筆,貝發集團董事長邱智銘研究了20余年。即便是無紙化生活已經盛行的今天,邱智銘依然在一支筆上做出10余項專利,將看似幾塊錢的小買賣一點一滴“磨”成了數億元的大生意。“做專才能做強,這個順序不能變。”他說。

  低調、務實、嚴謹,“保守”的寧波企業在讀懂市場中得到市場的回報。不少單項冠軍企業已經伴隨著中國的改革開放走過了三四十年的歲月,有的時間還要更長。盡管今天的中國制造面臨著嚴峻挑戰,但不少企業家認為,相對外部環境的改善,以創新爭先的專注力,始終保持“一招鮮,吃遍天”的領先優勢,才是“既要做得好,又能活得長”真正的內因和決定性力量。

?

凡標注來源為“經濟參考報”或“經濟參考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稿件,及電子雜志等數字媒體產品,版權均屬經濟參考報社,未經經濟參考報社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載、播放。獲取授權

供需失衡 技能型人才缺口拖累產業躍遷步伐

供需失衡 技能型人才缺口拖累產業躍遷步伐

新基建進入建設期將會帶動基礎設施領域迎來質變,繼而加速產業數字化轉型,新一代產業工人亟須在能力素養上實現整體提升。

·供需趨向平穩 肉類行業面臨重塑

國有資本投資公司試點“行穩致遠”

國有資本投資公司試點“行穩致遠”

2019年以來,招商局集團等19家國有資本投資公司試點企業采取有效措施、深入探索實踐,在聚焦主責主業、加大結構調整、內部整合融合等方面取得積極進展和顯著成效。

·中化國際:化工龍頭加速“深改”步伐

西游争霸能打平均分吗 陕西快乐十分复式 湖南赛车是怎么比赛的 25选5开奖结果 陕西十一选五遗漏查询 盛大娱乐游戏平台 辽宁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的开奖查询 尚盈配资 广西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山西快乐十分近50期 奇趣腾讯分分彩8码计划 六省一市15选5开奖号吗 秒速飞艇输几百万怎么办 七星彩开奖走势图表 安徽11选五前三直选走势图 广西快乐十分啥时候开奖